您的位置: 主页 > 先进科技 > 大家都愿意选择不再劝酒

究竟是公权力违法拆迁,还是私权暴力抗法,自有裁判机关依据法律综合证据来认定。从这一个案来看,它的象征意味更在于,以往强弱分明的拆迁纠纷,变成了强强对抗。如果司法再不能有效介入拆迁纠纷,强强对抗的日益增多就将成为必然。

据《法制日报》报道,湖南岳阳市规划、城管等部门联合到一违章建筑处执法拆违时,遭到当地泰和集团30多名头戴钢盔、身着防弹背心、手持盾牌和防暴警棍的“私家武装”的暴力抗法。双方对峙近两个小时后,联合执法的公权部门无功而返。

司法于定分止争上的价值还在于它能化“斗拳”为“斗嘴”,以外在的、权威的、公正的裁判力量来消弭冲突双方的纠纷。这一纠纷解决模式的有效,首在杜绝选择性司法,使行为人对行为后果有较确定的预期。

护卫队反拆迁,这在当下还属罕见。只是,互联网的传播速度会很快使这一抗拆方法普及化。当以暴制暴的纠纷解决方式日常化了,“丛林规则”也将获得它更多的粉丝。

从刑法上看,这两个罪名均比“醉驾”行为触犯的“危险驾驶罪”要重。我们对于近段时间以来各地打击“醉驾”表示认可,更为因“醉驾入罪”而带来的“不劝酒新风”感到庆幸。之所以越来越多的饭局上,大家都愿意选择不再劝酒,这是由于确定性的刑法给当事人带来了守法的预期。而无确定性可言的“故意毁坏财物罪”和“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”,事实上已失去了它的预防和指引功能——或者司法实践本身还起到了相反的指引功能。哪怕是非法暴力强拆,也没事。这样的现实下,暴力拆迁如何能经由几纸通知或舆论的几声痛斥就终止?

违章建筑的存在也是一样的道理。违建与别的违法不同,它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进行的。若发现违建就及时制止并处置,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强拆。非得“把猪养肥了再杀”,于双方来言,都是一个负担。当违建在长时间内被默认、被纵容,事实纠纷的暴力化也就埋下了种子。

在拆迁纠纷上,当事人对其行为还很难形成确定的预期。那些在征收协议还未达成的情况下,就冲进被拆迁人房屋进行拆除的行为,只有极少数个案进入了刑事司法领域。综合重庆、湖北、安徽等地的同类个案,非法的暴力拆迁通常涉嫌两个罪名:故意毁坏财物罪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。只是,这两个罪名很难在暴力拆迁纠纷中被启用。为何查“醉驾”轰轰烈烈,查“故意毁坏财物”和“非法侵入他人住宅”却如此冷清?

如果要纠正这极不正常的拆迁(拆建)纠纷,办法其实很简单:像查酒驾一样查处违法暴力拆迁和违法暴力抗拆。只有当违法者普遍能受到惩罚,我们才会重回由法律所指引的正常生活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dhthg.com.cn温州市赚钱,札达县赚钱,农安县兼职,望城县赚钱版权所有